杨尔雅

今天同学遇到了个傻逼老师 骂其他所有学院所有辅修过的人&写过的论文&在座的几位同学&你们的开题都是垃圾中的垃圾 并且拒绝了对题目提出一些意见的请求,声称导师是干什么的就是用来批评你们的 题目你们自己想好了你们不联系我我是不会联系你们的毕不毕业你们自己看着办叭。明天要去见导师的我又陷入了恐慌尝试无果后不得不重新开始吃药并由衷希望今晚不会再在乱七八糟的血腥恐怖噩梦中醒来从凌晨枯坐到天亮

深夜激情(老脸一红)

一边劝别人好好的 一边自我彷徨

心里有一千句想说的话
却不知从何而言
于是留下一个蓝色小心心💙

所有清醒的时刻都是种慢性折磨